新闻中心
行业动态

为什么可以在AR/VR中变身皮克斯卡通形象

作者:重庆3d公司来源:http://www.yatangv.com/访问:13时间:2021-06-19

最近,一款AI变脸应用火了。这款app叫做《Voila AI Artist》,它曾一度登顶苹果App Store免费应用榜首,人气甚至超越海外版抖音TikTok。

《Voila》可以将你的自拍转化成具有个人特色的2D和3D卡通形象,很多人将用它生成的卡通自拍发布在Facebook、Instagram和WhatsApp等社交平台上。用它来生成的卡通头像,有着大大的眼睛、长长的睫毛、圆润的脸型和无瑕的皮肤,但同时在表情和面部特征上相似度高,看起来非常可爱。

实际上,将变脸成卡通形象此前就已经流行,比如:抖音的“迪士尼在逃公主”滤镜,或是Snapchat的Cartoon Face滤镜等等。据重庆VR公司统计,Snapchat在去年8月发布宠物AR滤镜Cartoon Face后,下载量增加了2850万次,仅次于2019年5月的4120万次。用户用该滤镜给宠物拍摄变脸视频,并发布在TikTok上,而TikTok上的相关话题(#disneydog)曾获得4090万次观看。

后来在2002年12月,Snapchat再次发布Cartoon Lens滤镜,将卡通变脸功能对人脸进行优化。据Sensor Tower数据统计,在这些卡通变脸滤镜的推动下,2020年下旬Snapchat全球下载量逐月攀升,12月的下载量达到3600万次。

近期,Snapchat再次发布全新的Cartoon 3D Style滤镜,与Cartoon Lens相比,Cartoon 3D Style滤镜效果更加立体,而且会识别你的面部特征,生成更具个性化的皮克斯风卡通形象。目前,使用过Cartoon 3D Style滤镜的用户已经突破2.15亿人,该滤镜的浏览量也已突破17亿次。

那么,为什么将真人照片或视频变成卡通版为什么这么受欢迎?重庆全景公司除了社交外,又可以用于哪些场景呢?

总结来讲,卡通滤镜的优势在于有个人特色、具有趣味性、有美颜功能、可分享互动等等。参考之前大火的FaceApp、ZAO,这种高清、优质的AI换脸应用容易受年轻人群欢迎,而且通过社交平台分享又能得到广泛传播。

展开来讲,Voila或Cartoon 3D Style与FaceApp的最大区别在于更有趣,可以让你实现从三次元人类向二次元动画的变身,让你成为小时候喜爱的卡通角色,这也是为什么许多成年人喜欢去迪士尼的原因。与此同时,这些卡通形象又具有你的个人特色,可以一定程度上代表你自己。当你与好友互相卡通版的自拍或视频时,可以对比各自不同的形象。因此,正是因为卡通滤镜足够好玩,也促进了使用者之间的互动,具有足够的社交效果。

此外,即使不化妆、不打扮也可以通过卡通滤镜看到美美的自己,相当于美颜滤镜的效果。随着居家办公、线上视频通话越来越常见,人们对于AR美颜滤镜的需求也在上升。比如在去年3月,Snapchat的PC/Mac端AR直播滤镜Snap Camera下载量翻了十倍,重庆3D动画公司通过该滤镜你可以定制自己在镜头前的形象:戴上AR墨镜、面具,加入磨皮、化妆效果,或是将自己变成一片披萨或卷纸。即使你早上刚睡醒就要开视频会议,用AR滤镜也不用担心形象不佳。

除此之外,人们也常常在社交场景中使用AR滤镜,比如短视频分享,或是视频对话等等。此前,Teatime Games曾推出过一款结合AR的社交游戏应用:Teatime Live,可以让多名玩家在视频通话的同时一起玩游戏,并通过AR特效装扮视频中的自己。不久前,Facebook也公布了基于视频通话的AR功能:Multipeer API为传统的视频形式加入更有趣的AR效果。

实际上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习惯AR滤镜在视频、社交等场景的应用,而且随着手机面部识别技术发展,动态AR变脸的普及范围也更广。那么,未来这些可以改变形象的滤镜,能否成为我们在数字/虚拟世界中使用的化身呢?

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,需要先谈谈虚拟化身的关键性。实际上,近年来AR/VR社交、metaverse等概念不断受到讨论,但很难大规模实现。除了用户基础不足外,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缺少一个足够通用且个性化的头像系统。

近年来,Facebook一直在升级VR中的头像,从最初的简单形象变得越来越写实、立体,但缺点是捏脸方式基于有限的设定,因此头像和本人的相似度往往不够高。为此,Facebook一直在探索高逼真、超写实的头像系统Codec Avatars,特点是基于容积摄影、动捕技术,重庆VR制作公司可还原逼真的毛发、肤色和瑕疵等细节。

今年初,Epic也推出了逼真的数字人引擎MetaHuman Creator,该工具基于网页端,可用来创造酷似真人的虚拟人模型。该技术来自于Epic收购的虚拟角色公司3Lateral,此前曾用于开发基于逼真的虚拟人Siren。不过,Codec Avatars和MetaHuman缺点是使用门槛高,前者需要使用容积摄影,而后者则需要在配置高的PC上运行。

相比之下,参考Voila、Cartoon 3D Style滤镜的成功,虚拟形象即使和本人并不完全一样,也能满足个性化的需求。这些AR卡通滤镜,具有个人特色、低门槛、低成本、趣味性等特点,在结合AI算法、面部追踪等技术后,或许可以成为一种有趣的AR/VR头像方案。

目前,Wolf3D推出的3D头像平台Ready Player Me可将2D自拍生成3D模型,可直接导入《VRChat》等VR应用中。未来,通过对AI算法等技术进行优化,或许可以通过手机的3D面部捕捉数据,来实时生成动态3D模型。

总之,基于手机面部识别的AR变脸滤镜可玩性足够强,重庆3D公司如果将它转化成AR/VR中的虚拟头像,或许可以带来有趣的AR/VR社交效果。而对于未来大规模的metaverse来讲,同样需要一个受欢迎的通用头像系统。因此,Voila、Snapchat卡通AR滤镜的成功,值得AR/VR开发者们思考。

TAG:

13452883959 023-68781096

E-mail:3775303@qq.com
QQ:3775303
地址:重庆九龙坡区杨家坪四季花园2-20-15


Copyright @ 2007-2018 重庆博得VR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 【XML】

技术支持:重庆博得VR

重庆博得VR/重庆博得多媒体专注于多媒体技术科技前沿,为企业提供完善的vr开发制作,3d动画制作设计,多媒体技术解决方案等全面服务


展开 收缩